最权威及时的哈尔滨综合新闻
搜索

中国·哈尔滨

Harbin · China
关注哈尔滨新闻网

数百万越南工人逃离工厂,耐克傻眼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0/18

近期,越南的新冠病例曲线已有所平缓,但几个月前突然暴发的疫情还是为当地制造业带来不小余波。而在全球经济疲软、供应链不稳的背景下,越南制造业的这次波动,可能在大洋波岸煽起一场“风暴”。

据美国《坦帕湾时报》(Tampa Bay Times)10月17日最新消息,伴随着新冠疫情的全球肆虐,世界各地的企业和消费者正深受供应链不稳的影响。其中受影响最大的企业,就包括美国知名运动品牌耐克。

根据统计,耐克约四分之三的鞋类商品产自东南亚,一半以上的鞋类产自越南。但由于越南此前为了应对新冠疫情而采取的严格工厂限制措施,数百万工人停工,耐克鞋类的产量骤降。有专家估计,这期间耐克鞋类产量下降了1.8亿双之多。

而当越南放松限制后,员工并未返工,而是逃离(exodus)越南南部的工厂返乡。政府估计,撤离的工人可能超200万人。

一边是需求强劲的欧美消费者,一边是趋于崩溃的全球供应链。当面对这场供应链的“完美风暴”时,包括耐克在内的不少世界名牌们,已近乎“无能为力”。

据彭博社,去年越南很好地控制了新冠疫情。但今年7月后,德尔塔变种在越南全境开始传播,病例和死亡人数一路攀升。8月27日,越南的确诊病例数达到了创纪录的17428例。越南南部的工业区,正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随后,越南实施了严格的限制措施,如限制外出购买食物和宵禁等。部分工厂被要求建立员工住宿设施,让员工居住在原地。还有一些工厂选择了关闭,员工纷纷逃出胡志明市这样的大城市,回到农村地区,躲避疫情。

一位叫做黎氏美(Le Thi My,音译)的越南装配女工回忆说,离开胡志明市后,她回到了位于越柬边境的西宁省,但那里的新冠疫情也很严重。“除了恐惧,我们几乎一无所有。我看到我们社区里有很多人死于新冠肺炎。”

进入9月,越南的新冠疫情曲线逐渐压平,确诊病例数从最高时的17000多例,逐渐下降到10000例以下。根据越南卫生部门的最新通报,10月17日的总确诊病例数为3193例。过去一周的日平均病例数为3484例。越南的政府和工厂,也在纷纷通知工人返工。

但逐渐好转的新冠疫情,并未给越南民众带来安全的感觉,甚至加剧了工人出逃的现象。越南政府估计,撤离的员工可能超过200万名。

一名叫做陈氏花(Tran Thi Hoa,音译)裁剪员工表示,她迄今没有理睬这些通知,也暂时没有回到胡志明市工作的想法。

作为两名孩子的母亲,陈氏花说:“我现在不能带我的家人回城,因为仍然太冒险了。身为一家之主,我必须首先考虑我的家庭。”

甚至,即便有些公司愿意提供免费午餐和加薪,仍不足以吸引工人们回来。

根据胡志明市报告的一份数据,截至10月6日,胡志明市的工业园区和出口加工区约有57%的工人已经返工,高于放松防控限制前的24%,但仍不足以支撑很多工厂的满额运行。数百万工人仍在停工,或准备返工。

越南的一家耐克加工厂内 视频截图

缺乏员工,已经为当地制造业带来了不小影响,而很多依赖越南制造业的大品牌,也感受到了连锁反应的威力。其中,就包括耐克。

根据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的一份统计,耐克的鞋类产品中,约四分之三产自东南亚。其中,越南产鞋品占总量的51%之多,而印度尼西亚产鞋品,占总数的24%。

越南工厂7月至9月期间的限产和停产,无疑对耐克造成了重大打击。金融服务公司BTIG的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估计,这期间仅耐克的鞋类产量就减少了1.8亿双,而后续的影响仍是未知。“没有人知道产量的增加会有多快,或多慢。”

耐克首席财务官马修·弗兰德(Matthew Friend)在本月初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即使工厂开始重新开工(耐克预计将从10月份开始分阶段重新开工),全面投产也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公司高管在电话会议上说,耐克在越南一半的服装厂目前仍在关闭之中。

彭博社认为,面对如此窘境,像耐克这样的品牌近乎“无能为力”。近期,耐克已经大幅下调了销售预期,主要是因为越南商品短缺。当然,耐克在其他国家也有工厂,但培训工人和装配流水线,就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据估计,美国耐克目前商品库存创30年来最低纪录,仅能维持1个月左右的销售。9月底,由于供应链问题,耐克已经下调了全年销售预期。

“从源头到门店,我们都遇到了问题”

不仅仅是耐克,其他快消品和电子产品产品的供应,也因越南的停产而陷入停滞。

越南在全球消费经济中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沃尔玛的家具、阿迪达斯的运动鞋,再到三星的智能手机,越南制造的商品涵盖了各个产业。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越南是美国服装和鞋类的第二大供应商,仅次于中国。

运动品牌安德玛(Under Armour)的鞋类和服装生产中,越南占三分之一。安德玛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弗里斯克(Patrik Frisk)在8月份的最新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正在密切关注当地工厂关闭对其供应链的影响,称这是一种“正在发展的情况”。

工厂关闭还可能影响到苹果公司等科技公司,由于部件供应商的关闭,iPhone 13的交付可能会中断。三星电子在越南生产家用电器的子公司表示,如果能迅速恢复正常运营,预计将实现出口目标,反之则不行。

但是,这还需要时间。里昂估计,越南的封锁结束后,工厂可能需要5到6个月才能恢复正常运行。而且,无论何时工厂开工,它们将始终面临人员短缺的问题。

里昂认为,12月份零售商的减产情况将尤为明显,并将持续到明年第一季度。他预计,越南的产量要到2022年年中才能恢复正常。目前,在越南有大量业务的服装和鞋类公司的股票还没有完全反映出这场动荡的影响。

但南加州大学肯德里克全球供应链研究所执行主任尼克·维亚斯(Nick Vyas)表示:“从源头到门店,我们都遇到了问题。供应链的瓶颈正逐渐暴露出来。”

全球供应链指的是将产品建成并交付到消费者手中所需的商业和运营网络。这一链条中的环节包括零部件的制造、劳动力的供应以及跨越国界和海洋的货物运输。专家表示,当前供应链遭受困境的最大原因,即在于新冠疫情。

2020年,疫情导致全球工厂关闭,工人失业,生产瘫痪,某些商品供应中断。与此同时,消费者对许多产品的需求急剧下降,导致全球经济陷入深度衰退。

在新冠肺炎疫苗快速开发、政府援助水平高企以及消费习惯改变的推动下,全球商品需求迅速反弹。但需求的迅速反弹使得加工厂、制造商和企业难以跟上需求的增长。

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运营和供应链管理教授罗伯特·汉德菲尔德(Robert Handfield)说::“我们有一系列挥之不去的问题,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然后新冠病毒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他认为,这是一场“各种因素的完美风暴”,导致交货延迟、产品短缺和潜在的价格大幅上涨。

10月17日,美国交通部长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承认,供应链问题“肯定”会持续到明年。而被问及拜登是否考虑取消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时,布蒂吉格则模棱两可地表示,“每个想法都正被认真对待。”

为了应对供应链危机,美国总统拜登在当地时间13日发表讲话,宣布美国最大的两个港口洛杉矶港和长滩港将实行每天24小时、每周7天的工作制,以解决港口货物拥堵问题,并让美国本土的货物运输卡车得以在交通较为通畅的夜间运送货物,应对供应链紧张局面。

与此同时,美国还不得不应对持续通胀和此起彼伏的罢工潮。据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13日报告,美国7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较去年同期上涨了5.4%。而目前美国已有约10万名工会工人正在罢工或准备罢工;仅在最近两个月,全美就已有近40家工厂爆发了罢工事件,几乎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但这一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可能在于富裕国家对于新冠疫苗的垄断。越南是东南亚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国家之一,9800万人口中只有约14%已全面接种疫苗。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已经游说拜登政府捐赠更多疫苗。

“如果在美国有人不能给她的丈夫或孩子买新衣服,我感到很遗憾,”远在越南的陈氏花说。“但我也不能把家人留在这里。”


作者:赵挪亚 编辑: 姜学峰
关于我们 广告报价 招聘信息 服务声明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哈尔滨新闻网 黑ICP010010-2 举报电话:13936674479 举报邮箱:harbinnews@126.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23120170003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黑B2-20170028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黑字第00307号 公安备案号:23010202010048